当前位置: 首页 >> 县档案局 >> 行业动态

侵华日军对沦陷区外籍人士的暴行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6日  [ ]  访问数: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以卢沟桥事变为起点,发动了企图灭亡中国的全面侵华战争。日军在中国展开疯狂的军事进攻,对沦陷区实行惨绝人寰的大屠杀,犯下滔天罪行,给中国人民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与此同时,日军对沦陷区的外籍人士也肆无忌惮地加以迫害,使其生命财产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严重践踏了人类的道德法则。日军对外籍人士的暴行,我国教育家、语言学家、文学家和翻译家孙俍工在抗日战争中编辑的《沦陷区惨状记》中有多处记载。

 
 

 

抗战期间,孙俍工编辑的《沦陷区惨状记》一书手稿(部分)。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战火肆虐 死伤民众无国籍之分

 

1937年卢沟桥事变前,众多的西方人士来到中国,从事外交官、商人、工程师、医生、教士、记者等职业,很多人是全家长期生活在中国。那些居住在中国的欧美人起初认为,这是一场亚洲人之间的战争,与他们无关。淞沪会战爆发的当天,在上海著名地标建筑物国际饭店和大世界的楼顶上,挤满了外国人,他们好奇地望向战斗激烈的闸北地区,没人相信战争会降临到他们头上。但战争是残酷的,随着战事日趋激烈,死伤民众再无国籍之分。

1937年11月11日,在中日激战之地上海,英国著名记者史蒂芬斯被日机投下的炸弹炸死。丹麦的报纸曾对此事进行过报道:“昨天,英国最著名的记者之一、《每日电讯报》记者裴姆布鲁克·史蒂芬斯被炸死。当时,这名记者正与一名法国医生、几个英国同事和一位来自奥泽的24岁丹麦青年贝恩哈尔·辛德贝格在一起。他们当时正在徐家汇溪流边的水塔塔顶的一个平台上。一架日本飞机在他们头顶上空盘旋,并投下几枚炸弹。当这架飞机向他们逼近的时候,除了史蒂芬斯外,每个人都趴在了地上。史蒂芬斯依然站在那儿,他被炸弹击中,当场死亡。”

在占领南京时,日军的持续轰炸,不仅伤及中国平民,也危及西方国家人员的生命与财产,西方各主要国家对此纷纷表示抗议。1937年8月29日,在南京的美国、德国、英国、法国和意大利外交代表向日本提出抗议:“在南京市区进行的大规模的轰炸,显然就是无视作为非战斗人员的外国人,无视对中国人的生命和财产所产生的威胁”,“五国代表要求日本停止轰炸行为”。然而,日军并不理睬这些抗议,轰炸从以南京近郊为主,转向南京城内。

 

 

殴打外交官员 残害外籍人士

 

日军不断攻占中国的领土,尤其是那些富庶的沿海省份被占领以后,大多数外籍人士开始意识到,他们已处于战线后方的日占区。在日军掌控一切的沦陷区,不安、恐慌的情绪笼罩着居民们,许多西方侨民开始撤离,而那些因故滞留在中国的外籍人士却未能躲过日军铁蹄的蹂躏。日寇无视国际公约,殴打、袭击外交官员及普通侨民的事件时有发生。

日军视西方人士为“不受欢迎的客人”、麻烦的制造者,虽不能像对待中国人那样,却处处限制和压迫,以致多名西方人士遭到日军殴打或者武力威胁。

1937年8月26日,英国驻华大使许阁森在乘专车从南京到上海途中遭到两架日军飞机的袭击,身受重伤。英国向日本政府提出抗议,要求日本正式道歉,惩处此次袭击的肇事者,并保证采取措施阻止类似事件的发生。但日本方面声称不能确定是日本的飞机造成这起“意外”,还需要进行调查。在英国的强烈要求下,日本在这一事件发生两周后,给了英国一个含糊的答复,表示“极为深切的遗憾”。这一答复无法平息英国舆论的愤怒,《曼彻斯特卫报》愤怒地声称:“对代表文明社会的国际法的大使的袭击,体现了日本在中国战争的非法性。”

1938年1月26日,又发生了美国驻南京外交官爱利生被日本兵殴打事件。爱利生在调查中国妇女被日军强奸事件时,遭到日本军官的谩骂,并被卫兵打了一记耳光,同行的林查理的领结也被野蛮撕掉。此事被电告华盛顿后,美国政府立即向日本政府提出抗议。英美报刊也广泛报道了这起殴打美国外交官的“爱利生事件”。对于爱利生前往日本领事馆投诉日本兵劫持妇女一事,日军高官不仅不去追问事情真相,反而厚颜无耻地认为:“(爱利生)表现出神经质症状,又向领事馆投诉莫须有的不轨行为。”

美国人鲍威尔创办的《密勒氏评论报》对于中国抗战进行的报道,引起了国际舆论对中国抗战的重视,也引起了日伪的嫉恨。一天傍晚,鲍威尔遭到手榴弹袭击,幸而未发生爆炸。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密勒氏评论报》遭到日寇查封,鲍威尔也被关进集中营,先后在提篮桥监狱及江湾监狱遭受非人折磨,致使双足残疾。

1938年2月27日,德国医生爱德华·斐德早晨在英防御区外虹桥路,遇到一个醉酒的日本兵,“该日兵蛮不讲理,以刺刀向斐德乱劈,并狂呼英国。此肇事之日兵因饮酒过量,已酩酊大醉,惟此次行凶,显然居心叵测,无可原谅。斐德未曾被害,诚属大幸,惟眉毛下部被刺刀刺伤,鼻梁部流血不止。该日兵继复意图向余行凶,狂呼英国猪”。此类侮辱、殴打外籍人士的例子,在《沦陷区惨状记》中不胜枚举。

日军还残害外籍教士、强占教堂。1937年9月1日,“平西外籍教士9人,被寇浪人绑架失踪,9人中计英籍1人、西班牙籍2人”。1938年1月7日,日军在河北定县“虐杀法教士数人,平法领馆当局颇为震动”。1月19日,有美国教士3人,一男两女,于晚8时在山西阳泉车站见一法侨与其日籍妻子发生口角,当即善意调解,不料该处之日军守兵强行干涉,竟将男教士及该法侨枪杀,为了灭口,又将两名女教士打死,事后将4具尸体投诸厕所。4月29日,山东“昌乐县女修道院是日被日兵侵入,富莱神父当即赶至该处,保护中国籍女修士,致为日兵所杀害,此外尚有中国籍女修士三名亦被害”。1939年5月29日,日军包围江苏徐州基督教堂,大肆逮捕中外教士教友300余人,其中70余人惨遭酷刑。

 

 

劫掠外国轮船 抢占侨民财产

 

日本于1937年8月25日宣布封锁香港至上海一线沿岸,同时大肆扣押各国轮船。随着日本在东南沿海侵略范围的扩大和侵略势力的扩张,他们对欧美各国商船的劫掠更加肆无忌惮,其中英国被劫商船最多。正如《沦陷区惨状记》中所说:“敌方近在京、沪、平、津、汉、粤等地制造反英宣传,摧残英国在我国南部各海口仅存之航行及商业利益,足见敌方处心积虑,蔑视国际公约,排除及摧毁英美在华合法权利,企图独霸远东之一斑。”

在沦陷区,日军还肆无忌惮地洗劫侨民财产。日军对外籍人士财产的抢劫,包括各国领事馆的汽车、侨民的房产、商店的自行车、钢琴、浴缸、床、椅子等。1939年7月28日,青岛发生了日军侵占德国妇女陶尔得夫人房产的事件。“夫人在青开设公寓一所,二十八日突有寇兵数人入内侵占,驱逐夫人出外,并将其家具搬出窗外。陶尔得夫人与寇兵争执,至受微伤。现因无家可归,暂住德领馆内,德领事已向敌当局提出严重抗议。德侨团体愤怒之余,特召集议会,以示反抗,惟寇军现仍将公寓占领。”1939年4月27日,汉口的外侨已不能立足,“美舰伊沙佩尔号与沃湖号自汉载来美人二十三、苏联人十一、瑞典人四、挪威人二,昨日(二十六日)午后抵沪。彼等之一般态度,以为汉口已非外人之商业中心地,且为外人所最不欲侨居之地”。其迁沪原因颇多,但主要是因为日军限制外籍人士行动,不得自由。

日军在沦陷区对外籍人士的残暴行径,遭到大多数西方国家的抗议及抵制,国际基督教青年会总部驻中国的代表、南京国际安全区副主任费吴生就日军暴行评论道:“日本军队现在已变成一支残暴的、破坏性的力量。它不仅威胁着东方,而且将来某一天终究会威胁到西方。”美国传教士贝德士愤然指出:“日本甚至可能轻蔑地将已经支离破碎的九国公约彻底撕碎。”多行不义必自毙,日军的残暴行径激起了全世界人民的愤慨,最终中外的正义力量同仇敌忾将其一举击败。